一举破译供应链票据+标准化票据实务及核心企业态度 万联对话深度再袭

万联网 , 曹雪艳 , 2020-05-22 , 浏览:289

再度聚焦供应链票据平台,一举破译供应链票据+标准化票据实务及核心企业态度!5月22日晚,万联网第三期在线高端对话如期举行。万联供应链金融研究院高级分析师许书川主持了本次对话,与深度参与供应链票据平台设计的前交所供应链一部总经理周雅及攀钢集团供应链金融产品设计负责人、攀钢供应链ABS负责人张晓萌,就“供应链票据+标准化票据实务及核心企业态度”展开了深度探讨,引发众多关注,吸引了近7000人次的观看。


4月24日,上海票据交易所发布了《上海票据交易所关于供应链票据平台试运行有关事项的通知(票交所发【2020】58号)》,宣布经中国人民银行同意,上海票据交易所(以下简称票交所)积极推动应收账款票据化,建设开发了供应链票据平台,并于4月24日成功上线试运行。万联网已组织了三场相关直播活动,可戳应收账款票据化趋势下各方的见解与思考 |  万联对话观点集锦了解更多。



对话伊始,在简要的介绍后,攀钢集团供应链金融产品设计负责人、攀钢供应链ABS负责人张晓萌作为核心企业与E信平台的代表,向供应链票据平台建设参与者之一、前交所供应链一部总经理周雅提出了诸多颇具代表性的疑问。凭借对供应链票据的深刻认知,周雅进行了详实解答。两位嘉宾的思路非常清晰、对应收账款票据化的思考和理解非常深入,一位代表供方+一位代表需方,对话的内容切合实际、富有思考。


本期万联对话部分内容摘录:



核心企业会考量供应链票据、标准化票据的小金额融资可得性、是否占用授信额度、操作复杂性、资金价格的可控性、融资效率、归集资产的难度......


针对供应链票据是否会占用核心企业的授信额度及商票保贴的授信额度的问题,周雅认为,供应链票据与商票的区别就在于其可等分化、在供应链金融平台上操作、全程可视等方面,其本质上仍是可等分化、可流转的商业承兑汇票,在融资层面,区别与现有商票不大,如果是银行直贴,仍需向银行申请保贴额度;如果是标准化票据,面向非银机构则无所谓保贴额度,部分银行资管也无需保贴额度。


从4月24日供应链票据平台上线至今不到一月,各项事宜均在不断完善中,张晓萌认为,目前不少企业对于供应链票据在融资过程中的规范和流程表示还没有足够了解,她以攀钢集团的惠信平台中的小金额融资业务为例,对小金额的供应链票据融资需求可得性表示担忧。周雅解释道,供应链票据是一个全新的金融产品,诞生时间较短,一切尚在完善中,供应链票据平台目前处于一期1.0版本阶段,其功能还不够全面,后面会通过2.0、3.0版本不断更迭,增加票据贴现等功能,届时,资方会根据融资业务的具体情况来选择合适的方式。


目前,在供应链票据平台上,签发环节需要核心企业提供证明贸易背景真实性的相关材料,张晓萌表示,这是否会增加核心企业的操作负担?周雅表示,供应链票据遵循《票据法》,《票据法》规定票据的签发必须基于真实的债权债务关系,所以票交所规定了核心企业需在签发时进行相关操作以保证贸易背景的真实性。但是,核心企业的确不希望增加负担,这是市场需求如何解决,也许可以参考惠信平台的解决方式......


另外,周雅认为,E信等金融产品都是在《合同法》的约束下受到监管,而供应链票据则是在《票据法》下。我国的金融监管较为严格,E信等企业间的信用流转尚未做到很大,如果一旦达到某个规模,则仍有可能存在一定的合规风险,而这将会对资金方如何看待这类产品造成影响;供应链票据的优势在于它是由票交所建立的平台,其可拆分,有追索权,受到严格监管——这将保证其健康、长久的发展。


周雅、张晓萌还就标准化票据的现状、优势、发展态势进行了深入探讨。双方都认同标准化票据在金融市场的重要地位,自2月14日试点发行以来,标准化票据可以算作跨时代的、具有变革意义的金融产品。周雅、张晓萌探讨了标准化票据是否占用核心企业的授信额度、是否涉及超额覆盖、优先次级安排等切实问题。


张晓萌认为,无论是从发行成本、隐形成本、效率等方面来看,标准化票据都更有优势。而对于供应链票据、标准化票据等新事物的诞生和更迭,攀钢集团始终保持开放心态,不断深入了解,同时拥抱监管。周雅补充:“是的,有监管的市场才能更健康。”


二、


很多业内人士关注供应链票据在身份认证、开户、贸易审查到签发、流转、融资等过程中,供应链金融平台、供应链票据平台、票交所、银行、融资企业、核心企业等各方如何分工协作,包括:第一步的身份认证是由谁来完成?是否需要银行账户?签发环节的贸易背景审查是银行由接入的供应链金融平台来审查?


针对上述问题,周雅解答道,从主导性来看,供应链金融平台是供应链票据的主角。身份认证和签发环节的贸易背景审查都是由供应链金融平台来完成;仍需要开实体账户。所以供应链金融平台的准入标准很高,不是随便一个平台能接入。周雅补充道,融资环节、签发环节强调贸易背景真实性的审查,但流转环节暂不需要。目前供应链票据还无法跨平台流通,这里不仅仅是技术问题,也是业务机制的问题,因为涉及到不同质量资产的定价切换问题。


对于保理公司未来如何参与应收账款票据化,二位嘉宾表示,在二级市场,票据保理ABS仍然是非常重要的一种产品,保理公司在这种产品中作用依然很大。在一级市场,保理公司和票据中介虽然都无法站在前台,但是这两类企业的归集资产的作用是不可或缺的,因为资产高度分散,存托机构还是需要借助保理公司或者票据中介平台的力量。


此次对话非常接地气,供需双方的思想碰撞,让观众获益良多,如想回看此次对话了解更多详情,可联系万联网张女士18126466763(微信同号)。后期,万联对话将持续关注行业热点,邀请更多行业专家,带来最前沿、深度的资讯和思考。


6月11日,第七届中国供应链金融论坛将在深圳线下举办,欲了解更多供应链票据平台、区域供应链金融、核心企业供金实践、产融平台构建等相关内容,可关注和参与此次论坛,敬请期待!


本文为万联网(www.10000link.com)原创文章,如有异议,请联系我们。文章欢迎各界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万联网
关注万联网公众号
上一篇:两会聚焦 | 周延礼:保险业要抓住机遇 持续在供应链金融中发挥作用
下一篇:董杰:“全国性可流转仓单体系”的建设是重大利好 企业切入需下苦功
QQ好友
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
的供应链金融创投资讯

返回
顶部